19岁儿子牺牲她在部队看到战士们带血泡的脚为他们做16年棉鞋

2005年7月,在19岁重庆少年古怒参军入伍的第2年,由于太过思念儿子,母亲张兴会打算去儿子巡逻的阿相比拉去探望。

阿相比拉位于西藏山南市隆子县,这里山高林密、遍布悬崖峭壁,海拔落差达1500米,许多路段只能靠绳索攀爬,被誉为“魔鬼都不想去的地方”,对于自己身处的恶劣环境,古怒不希望妈妈知道。

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古怒从小就有一个军旅梦,当看到西藏边防战士尹祥美的事迹后,他依然选择了到寒苦的西藏高原服兵役。

然而,现实与理想,有着极大的差距,最初踏进西藏的时候,强烈的高原反应,就让他打了退堂鼓,当时只有17岁的他,第一念头就是逃离,甚至还偷偷溜上了回老家的长途汽车,但在组织的教育下,古怒很快端正态度,开始努力适应环境。

然而,当好一个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最初的训练中,因为不敢过悬空的独木桥,古怒曾被戏称为“胆小鬼”。

这一次,古怒没有退缩,他知耻而后勇,刻苦训练军事技能,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两个月后,他在赛场上勇夺两项冠军,并荣立三等功,成了部队中的“小老虎”,这年年底,还被评为优秀士兵,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古怒真正融入了部队。

2004年4月,古怒第一次参加巡逻,他克服了齐腰的积雪,克服了冰冷的泥潭,然而,5000多米的高海拔,却让他心跳加速、头痛欲裂、鼻血直流。

连长看到古怒的状态不对,让他撤到保障组,但此时的古怒,已是一名真正的战士,他拒绝了连长的好意:“这一关都过不了,以后还怎么守国门?”。

于是,古怒硬生生顶着难熬的痛苦,跟着巡逻组继续巡逻,6座5000米的雪山、遍布蚂蟥、毒蜂的原始森林以及13处千仞绝壁,都未能挡住古怒的脚步。

有了第一次,接下来就容易多了,在这条巡逻道上,古怒一共走了8次,每次巡逻,古怒都坚定地完成任务。

一次,在巡逻途中需要翻越一座大山,某战士脚底已经磨出10多个血泡,便提议抄近道,但被古怒严词拒绝,为此,还特意开了班会,纠正大伙儿的思想偏差。

除了巡视边疆的每一寸土地,巡逻队还力所能及地帮助当地的,古怒与战友们一起,给当地的带生活物资、帮他们建蔬菜大棚、甚至凑钱给的孩子们买新衣服和文具。

就在母亲来信说要来看他不久,已经升任班长的古怒,再次带着战士们上了巡逻线月的藏南正值雨季,山体滑坡、泥石流是常有之事,很不幸,这些事情,就让他们碰上了。

7月16日上午11时许,出发没多久的巡逻队来到某高地附近的一座小桥,突然传来几声巨响,右侧山坡泥石流倾泻而下,朝小桥砸来。

在队尾负责安全的古怒,见来自西藏的战友次仁珠杰正在桥上,来不及细想,便冲了过去,一把将他推出了小桥,可惜的是,

当父亲古跃海和母亲张兴会得知儿子牺牲的消息后,是悲痛欲绝,他们夫妻只有一儿一女,如今儿子牺牲,家里的天几乎塌了,

因为身体原因,古跃海未能到西藏,张兴会在女儿以及亲戚的陪同下,赶赴古怒部队的边防驻地,

当张兴会距离驻地十余公里时,由于塌方,一行人只能徒步前行,当要渡过一段冰河时,古怒的战友们背着张兴会趟着刺骨的河水过河。

可惜的是,张兴会还是来晚了,她的儿子已经入土为安,摸着古怒的墓碑,她再次哭得昏了过去。

他们的脚,有的被雪水泡得发白,有的满是血泡,看到他们,张兴会就想到了自己已经牺牲的儿子古怒,他的脚也是这样吧?

一念及此,张兴会立刻把作为告别礼的20双鞋垫拿了出来,分发给边防战士们,只为他们巡逻的时候,能舒服一些。

当然,张兴会对于马云山,也没得说,后来他的妻子生育,张兴会还专门赶去伺候月子。

古怒的战友们心里装着张兴会,张兴会也时刻惦记着这些在西藏苦寒之地,为国守卫边疆的健儿们。

古怒牺牲后,古跃海、张兴会也没了再做生意的心思,他们关掉了家里的火锅店,待在家里的张兴会没事儿干,总会想到身在西藏的那些战士,于是,她便开始给他们做鞋垫,做棉鞋。

如今的张兴会,年纪已经很大,视力也大不如前,身边人劝她不要再做鞋了,她总是笑呵呵地说:“

”。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这话一点儿也不假,即便古怒已经牺牲16年,但每当提起自己的小儿子,张兴会总是泪眼婆娑,或许,张兴会的针线,缝的不是棉鞋、鞋垫,而是思念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