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我曾亲历马石山惨案

胶东在线月,日本侵略军华北先遣军总司令冈村宁茨调动了数万日伪军向胶东地区实行拉网式的“大扫荡”,妄图消灭我八路军的主力部队,哪知主力部队和胶东机关(区党委和公署)早已安全撤离,疯狂的鬼子对手无寸铁的群众进行大肆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马石山”惨案。

我家住在马石山北面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当时我13岁。听说日本鬼子要“扫荡”,黑夜便跑到山里的石洞中或松树底下过夜,白天回家干活。人心惶惶,苦不堪言。

一天夜里,我爬上马石山一个山顶上,向西一看,从南海到北海,日本人放的火堆,呈一条直线。我知道他们快要来“扫荡”了。

当时,日寇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茨亲自来到青岛、威海、烟台、莱阳等地据点调动敌伪3万多人,对胶东根据地发动大规模的“拉网”大扫荡,采取所谓“铁壁合围”、“分进和合击”等战术,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日本的军舰游弋在海面上,封锁着港口,飞机在天空盘旋。白天,他们像梳头发一样,不漏掉一座山头,不放掉一个村庄,到处烧、杀、抢;晚上,点起火堆,构成一个大网实行大“扫荡”。

日寇的包围圈,一天天地紧缩。1942年11月23日,日本兵的“网”,合围在马石山。马石山是胶东地区的一座大山,位于乳山和海阳之间。当时,周围村庄的人们,纷纷到马石山躲避日军的“扫荡”,约有数千人被困在马石山上。

农历十月十六日,天空阴沉沉的,不时地飘着雪花,日伪军从四面八方向马石山包围过来。

民兵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民兵模范栾忠孔,是马石山台上村人,他家离马石山不足5公里。午饭后,隐隐约约听到枪炮声,人们纷纷向马石山转移,他背起“七九”步枪,同转移的人们一起向马石山奔去。

马石山,山高林密,山坡陡峭,躲飞机是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可现在成为战场了。

栾忠孔在马石山上碰到胶东军区文工团的史晨和王庆斋同志。史晨对栾忠孔说:“敌人四面八方向马石山包剿过来,有许多群众被困,情况紧急,咱得赶快想办法。”

这时,有枪声不断传来。有人在喊:“八路军来了!”有20多位八路军战士,身穿军装,背着背包和,队形整齐地走来。等待突围的人们,一见自己的子弟兵来了,便从四面八方过来,争着诉说情况。

这20多位八路军战士是胶东军区五旅十六团的,他们去东海军分区执行一项特殊任务,返回部队时路过这里。他们不顾劳累,日夜兼程,要回部队参加反“扫荡”。听着人们的诉说,战士们握紧拳头,把目光投到指导员身上。

“刘指导员,咱们要想办法带乡亲们突围出去!”扛着机枪的大个子说,战士们应合着。

刘指导员说:“乡亲们,大家不要慌,我们活着与大家在一起,死也要与大家在一起,等到天黑下来以后,我们一道冲出去。”人们沸腾了,有人掉下了眼泪。

栾忠孔等三人见到了刘指导员,刘指导员说:“太好了,你们是当地人,对地形熟悉,不过,光咱这些人不行,要把干部、民兵都组织起来。”于是,大家一起研究突围应注意的问题。

农历十月十六日,本是月儿又亮又圆的时刻,可这一天却阴云密布,有利于突围。但还没等大家突围,日本鬼子就在离马石山不远的地方,燃起了篝火,照得四周通亮,站岗的鬼子扛着枪在火堆之间来回走动。天黑下来了,大部分日本鬼子睡了觉。

刘指导员和战士带着700多名群众向东,栾忠孔带300多人向北,忽啦啦地冲出了沟口。第二批、第三批也突围成功了。

最后一批人突围时,被敌人发现了。20多名战士向日本鬼子开火,战士们不断地变换着射击位置,搞得敌人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多少枪,只是趴在地上,胡乱射击着,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人们从撕破的网口,向外突围。

第四批群众突围后,战士们又回到了马石山上。东方发白了,敌人增多了,没有突围的群众还有1500多人。

冬天的早晨,寒气袭人,而紧张的战斗,使每个穿着棉衣的人都被汗水浸湿。刘指导员带领大家察看地形。

这里是马石山的主峰,南北约有40米宽,东西不足30米。主峰的西端,隔着一条稍微凹下的小沟,东头一溜斜坡直通峰底。峰的北面是悬崖,南面坡度较小,山路险阻,弯弯曲曲,整个主峰遍布着突兀的岩石,只有中间一块平坦的草地,被断断续续一人多高的石墙围起来。传说这块草地是一百多年前的放马场,石墙是牧人为了圈马筑起来的。

察看完地形,刘指导员做了简单的动员。战士们有一天的时间没吃饭没喝水了,正在趁机休息。这时,刘指导员朝山下一看,离山脚不远的地方满是鬼子兵,押着被绑的群众,黑压压地上来了。

头顶上又来了飞机,扔下炸弹,战士们擦擦脸上的泥土,继续瞭望着敌人的行动。

这时,日本兵已爬到半山腰,刘指导员向大个子和几个战士下了命令:“为了节约子弹,除机枪外,全用围墙上的石头当子弹,用石头砸敌人。”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无奈之下动用了迫击炮。

敌人离山顶只有五六十米了。刘指导员举起手中的匣子枪,发出了射击的命令,一齐向敌人开火,鬼子退了下去。

正面的敌人打退了,东西两面的敌人眼看快爬到了山顶。战士们虽然一天没吃东西,但他们坚持分头抗击敌人。天快晌午了,敌人还没有攻上山来。可已有好几个同志牺牲了,不少人也挂了彩。这时,飞机又在头顶上呼啸,敌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情况万分紧急,大个子的机枪不叫了,是没有子弹了,步也打光了。栾忠孔抱起大石头准备向敌人砸去,不料脚下一滑,跌到陡岩下。

敌人离开了马石山,当地干部、民兵来打扫战场时,看到战士们倒在血泊里,有的跟敌人扭打在一起,大个子机枪手和小徐的衣服已被战火烧烂,所有的都砸得粉碎。在一株松树下找到了刘指导员的遗体。

马石山惨案中,虽然数千人逃出了敌人的铁蹄,但剩下的1500多人,无论儿童和老人,都死于敌人的屠刀下,有的全家被杀死。1952年,我在乳山县工作时调查过此事,乳山籍死亡的群众500多人,余者1000人多为海阳籍。这20多名战士,因子弹打完而英勇牺牲,可惜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当时在胶东文协的马少波同志在《胶东文艺》上曾发表过《在马石山上》,文中有过详细的记载。作家竣青写马石山惨案的报告文学,生动逼真,暴露出日本鬼子的凶残和我人民子弟兵抗日救国为人民的英雄气概。

马石山惨案中,我们全家人在村附近的山洞里逃过一劫,我父亲不了解日本的战术,直向东跑,结果敌人的大网一直向东拉,他利用夜间逃跑,快到东海岸,才冲出了重围,数日后才回家。逃脱不成的中青年人,被日本兵捉去。我亲眼看到,前面一个日本兵扛着“太阳旗”,后边绑着一些群众,多是一根绳子一人绑一只胳膊,后边跟着一个日本兵,两人看管100多人。他们将捉到的人,从威海押上船,运至日本煤矿当劳工,只有临沂的刘连仁,50年代逃跑回家,余者均死在煤矿里。

今天提起马石山惨案,人们记忆犹新。50年代初,乳山县政府在马石山上修建“抗日烈士纪念塔”时,民工曾在山上捉到一只“野山羊”,这是在马石山惨案中留下来的羊,它竟在高山无人的情况下生存九年之多,成为日本军国主义侵华铁的罪证!

作者今年78岁,原籍乳山。烟台日报社高级记者,曾任农村部主任、总编室主任、新闻研究所所长。(宫云范)

胶东头条客户端简介:提供烟台新闻、国内国际报道、便民信息、网上民声等服务。

烟台公交客户端简介:随时随地查询公交运行位置,到点准时来接你,等车不再干着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